水城区人民法院

http://shuicheng.guizhoucourt.gov.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刑事案件涉案财物处理机制若干问题研究——以《刑法》第64条为切入点

发布时间:2021-11-09    

论文提要刑事案件涉案财物处理机制作为一种传统的刑事处罚制度,从萌芽、酝酿、创设之初到被《刑法》所正式确立,虽得到理论界的广泛认可,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却一直伴随着分歧和争议,法学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对于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基础理论研究较少且始终未能达成较为统一的共识。必要理论体系的缺乏甚至混乱,加之现有刑事立法规定的简单宽泛,势必要与复杂多变的刑事司法实践之间产生矛盾,各地法院对于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司法适用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困境和难题。本文以现行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中的真实案例为分析对象,通过对《刑法》以及《刑事诉讼法》关于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具体规定进行梳理,结合各地法院刑事案例的裁判结果、执行情况等方面的研究和分析,提炼总结出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现有状态和主要特点。在此基础上,本文从保障社会公众及案件各方当事人知情权、惩罚犯罪、维护社会秩序、安抚被害人心理等方面对建立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必要性进行探讨,并试图构建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一般性适用规则,确定实体方面的具体适用原则,从执行程序的启动、执行主体、执行期限以及执行手段、执行对接等方面确定程序方面的具体操作规程,以求通过一些粗鄙的观点,抛砖引玉,引发理论界和实务界的更多思考,有效降低涉案财物处理机制司法适用的随意性和偶然性,解决司法实务中较为突出的问题,推动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发展并最终走向成熟和完善。

 

 

 

 

以下正文:

一、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法律规定

我国《刑法》及《刑事诉讼法》中关于涉案财物处理的具体内容如下表所示:


《刑法》

 《刑事诉讼法》

内容类别

实体法

程序法

条文所在章节

第四章 刑罚的具体应用—第一节 量刑

第四编 执行;第五编 特别程序—第三章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

条文内容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二百六十一条:没收财产的判决,无论附加适用或者独立适用,都由人民法院执行;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会同公安机关执行。

第二百八十条: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

公安机关认为有前款规定情形的,应当写出没收违法所得意见书,移送人民检察院。

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应当提供与犯罪事实、违法所得相关的证据材料,并列明财产的种类、数量、所在地及查封、扣押、冻结的情况。

人民法院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查封、扣押、冻结申请没收的财产。

第二百八十一条 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由犯罪地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居住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人民法院受理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后,应当发出公告。公告期间为六个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近亲属和其他利害关系人有权申请参加诉讼,也可以委托诉讼代理人参加诉讼。

人民法院在公告期满后对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进行审理。利害关系人参加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

第二百八十二条 人民法院经审理,对经查证属于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除依法返还被害人的以外,应当裁定予以没收;对不属于应当追缴的财产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请,解除查封、扣押、冻结措施。

对于人民法院依照前款规定作出的裁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近亲属和其他利害关系人或者人民检察院可以提出上诉、抗诉。

第二百八十三条 在审理过程中,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动投案或者被抓获的,人民法院应当终止审理。

没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财产确有错误的,应当予以返还、赔偿。

适用情形

所有案件

1、判决没收财产的案件;

2、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案件。

从上表的对比可以看出,《刑法》对涉案财物的处理主要规定在第六十四条,处理方式主要有追缴、责令退赔、返还被害人、没收四种方式。涉案财物的处理虽然规定在刑法里面,看似属于一个实体问题,但是对于涉案财物的处理同时也是一个程序性问题。实体方面的规定只有最终执行了才能体现法院判决的既判力和威慑力,但是《刑事诉讼法》第四编关于执行的规定中,只规定了关于没收财产的判决执行由人民法院执行,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会同公安机关执行。刑事案件的涉案财物不仅仅只有没收财产,还有诸如违法所得、违禁品、作案工具等等,刑诉法却没有关于除没收财产外的涉案财物处理的具体规定。

刑诉法专门规定一编为特别程序,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但是这种没收的特别程序针对的案件类别是“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且存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情形,对于其他的案件,在涉案财物处理执行的程序启动和执行方式等方面,又该何去何从?是参照判决没收财产案件的法律执行方式?还是借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案件?答案见仁见智,令人莫衷一是。

因此,尽管刑法和刑诉法于1979年起施行至今已有39年,但不管是理论界还是实务界,关于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主要分歧如执行程序的启动、执行主体、执行期限等问题,在近年来的审判实务中也依然存在着较大争议,未能形成较为通行的裁判标准,处理方式不统一、涉案财物处理混乱的现象时有发生。可以说,由于理论基础的薄弱,立法者在初步确立了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同时,也不得不留出较大的立法空白和余地,或许是寄希望借助司法实践的运行来寻求答案。然而,法律规定的语焉不详反给此类案件的处理平添了更多的困惑和阻碍。

二、刑事案件涉案财物处理机制司法适用的现状

本文随机抽取了若干份2014年至2018年期间各地区的刑事裁判文书,从中筛选出涉及涉案财物处理的案件共40件。其中2014年案件10件、2015年10件、2016年10件、2018年1月至6月20日10件;受案法院所在地区涵盖北京、上海、湖北、广西、安徽、云南、贵州、广东等20个省、直辖市;诉讼程序包括一审、二审程序,其中一审案件25件、二审案件15件;案由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合同诈骗罪、盗窃罪、抢劫罪、诈骗罪、贩卖毒品罪、贪污罪等罪名。

通过对刑事裁判文书的统计分析,结合笔者的司法实践工作经历,目前,刑事案件在涉案财物处理方面的主要特点有:

    (一)裁判方式随意性大,处理方式不一

涉案财物主要包括违法所得、被害人合法财产、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等四大类,根据刑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对涉案财物的处理方式主要有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返还、没收等,但是对于追缴和责令退赔并无具体细致的划分,在司法实践中,司法裁判方式也并无具体规律可循,似乎追缴即等于责令退赔。如在盗窃犯罪中,对于被告人盗窃的财物,对于无法作价评估的,如果被告人将被盗物已处分导致无法追回的,有的文书中采用“涉案财物继续追缴,发还被害人”进行裁判;而如果被盗物可作价评估的,笔者发现既存在“涉案财物继续追缴,发还被害人”的裁判结果,同时也存在“责令被告人向被害人退赔XX元(被盗物的评估价)”的裁判结果,甚至还存在“涉案赃物XX,被告人犯罪所得XX元,继续追缴”等裁判结果。这些情况表明,在当前的审判实践中,多数法院在涉案财物处理的具体裁判方式上还存在一定程度的疑惑,所以导致裁判处理不一的情形出现。

    (二)移送不顺畅、保管存在不规范

    对于扣押在案的涉案财物,按照程序操作,一般是由侦查机关先行将其进行扣押、查封或冻结等,之后在移送审查起诉时又移送至公诉机关,公诉机关在案件移送起诉时,又移送至审判机关,但是由于一些涉案财物因自身性质不易移动、或者由于移动花费的费用较大,固一般是采取暂存在某个办案机关或者某些固定场所的形式进行存放,移送时采用线索清单、照片等形式进行移交。但是在实践中,一些办案人员“懒得麻烦”一律采用线索清单或照片形式移送,法院审判时,由于也存在“懒得麻烦”的想法,采用“由扣押机关依法进行处理”的方式进行判决。移送不顺畅,很大程度上会导致处理不规范的后果。一些办案机关对于涉案财物保管存在不规范的现象,没有专门人员或场所对涉案财物进行保管存放,一些法院的涉案财物甚至由法官自行接收存放,办公室随处摆放,而且法官忙于审判日常事宜,迫于办案压力,有时候忙于结案,等案件卷宗都归档了,涉案财物还未进行处理。保管不规范,导致赃涉案财物遗失、损坏等现象发生的风险增加。

(三)处理不及时、处理信息不透明

根据刑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没收的财物,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对于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依法属于没收的范围。判决没收后,判决生效后就要进入具体的处理执行程序,但是由于我国刑诉法并未明确规定没收的期间,导致有的案件判决生效后,没收的执行程序迟迟难以启动。一些涉案财物虽在判决书中被判处没收后上缴国库,但是国库不是陈列室,不是什么财物都可以往里面上缴,具体如何操作财物的上缴程序不明,导致实践中上缴方式各行其是,这样的结果就是无法统一向社会公众公开处理信息。由于公众的知情权得不到保障,一些人想当然地认为所谓的没收就是“被法院拿去了”。

(四)执行存在“不可能”,依旧“依法判决处理”

在一些案件中,由于被告人将被害人的财物非法处理了,客观上已经追回无望了,但是由于刑法并未明确不得适用追缴的情形,有的法院依旧判决“继续追缴”。如在典型的盗窃犯罪中,假设被告人盗窃了一头牛,将牛卖给给了屠夫,或者被告人将盗窃所得的牛牵出去处理时不小心将牛推下了万丈深渊,按照常人的理解,牛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死了,此时已经不可能将牛追回来了,但是一些法院依旧用“继续追缴,发还被害人”来判决,这样的判决主文,与空文无异,就算是牛还活着,但是生物都有一个生命存活的期限限制,它总会死去,到时又该如何追缴。按照老百姓的理解,判了而无法执行,不如不判。因为如果不对涉案的被害人财物进行裁判,他还可以有可能从民事程序进行起诉而得到支持,如果判了,因为刑事案件中已经对其进行了判决,根据一事不再理原则,就算走民事诉讼程序,法院也不会给他受理案件了。

还有一些文书中是直接判决“涉案赃款、赃物,继续追缴,发还被害人。”此种情况下,如果案件进入追缴的执行程序,涉案赃款是多少、涉案赃物又是什么、被害人姓氏名谁等情况判决不明,难道要执行的人再去熟悉案情?还是要去请教案件原承办人?这样是对司法资源的浪费,而且如果判决不明确,在很大程度上会导致执行不了,严重降低司法公信力。

(五)处理主体不明确,较难启动执行程序

判决生效后,如何处理涉案财物,涉及的是如何执行生效裁判文书规定的内容问题。在刑事犯罪案件中,文书生效后主刑的执行即是法院将执行通知书及有关执行材料送去看守所,看守所根据法院出具的文书将罪犯送去监狱按照判决确定的刑期服刑。但是对于涉案财物的处理执行程序,刑诉法只规定了判决没收财产案件的程序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对于其他涉案财物的处理程序并未明确规定,导致一些法院认为只要将被告人送去执行了,案件就算彻底结案了;检察院会认为反正涉案财物既不是其采取扣押、查封等措施的,也不是其具体处理的,其可不用管;公安机关会认为反正都移送出去了,案件早已结案,其也可以不用管了。这样一来,如何处理涉案财物的主体,就陷入了一个推诿漩涡中。笔者就遇到这样一个案件,本来判决发还案外人的一辆车,但是车辆存放在公安机关,扣押机关也是公安机关,案件到法院后,只移送了线索清单,判决主文为“扣押在案的车辆,依法发还车辆所有人某某”,判决生效后,车辆所有人来法院要车,可是此时车辆由于长时间扣押和不养护等因素,已经造成脱审和部分零件锈坏。车辆所有人在要求发还其被扣押的车辆时,要求一并赔偿,此时法院告诉其车辆扣押机关是公安机关,叫其去公安机关取,但是公安机关说车辆已经移送给检察院,叫其去问检察院要,检察院又说已经移送给法院,叫其问法院要。至此,因为不想处理车辆所有人提出的赔偿要求,案件进入发还推诿的白热化阶段。

笔者认为,理论规定的笼统化,导致绝大多数法院对涉案财物的处理选择了保守观望的态度。不过分明确的判决,留出较大的解释空间和自由范围,导致难以追缴、退赔不了、返还静止、没收了而无法上缴。

    三、关于完善涉案财物处理机制必要性的探讨

(一)是惩罚犯罪的进一步需要

刑法惩罚犯罪的最直接体现就是判处刑罚,涉案财物的处理是对犯罪行为过程中涉及的财物进行处理。涉案财物特别是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是支撑犯罪分子犯罪的经济支柱,只有将其根本处理掉,才会从刑事处罚和经济处罚等方面对犯罪分子进行有效惩罚。如果只是将犯罪分子判处刑罚,对涉案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不予处理,那犯罪分子在本次刑事处罚结束后很可能还会再犯,因为他有这个犯罪的经济基础。

(二)是抚慰和弥补被害人心理的现实要求

在有被害人的犯罪中,犯罪直接侵害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因而犯罪分子和被害人之间的矛盾也是社会矛盾体系中最为尖锐的矛盾之一。将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予以没收处理,会使被害人心理上强烈要求惩罚犯罪的报应需求得到一定程度的抚慰,降低对立仇视情绪。

涉案财物还包括了被害人的合法财产,被害人在被犯罪侵害后,将其合法财产原封返还,是心理和现实生活的双重需求。如果返还不到位、打折扣返还,不仅使得被害人对犯罪分子的仇恨增加,被害人甚至会认为国家司法机关是在有意包庇犯罪,导致信访不信法的现象发生。

(三)是维护社会秩序、化解社会矛盾的要求

犯罪是对原有社会秩序的破坏,且已经挑起社会的矛盾,国家机关介入进行侦查、审查起诉乃至审判、执行均是国家使用其公权力对原有社会秩序的稳定和对被挑起的社会矛盾的平复。涉案财物的范围涉及了被害人的财产和犯罪分子的财产,完善涉案财物处理机制,惩罚了犯罪,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和抚慰了被害人的心理,使得双方之间的矛盾得到一定缓解,减少一些因使用“私力救济”引发的新犯罪发生。而且一些供犯罪使用的财物本身带有一定的危险性和诱发新犯罪的可能性,如爆炸物品、制造毒品、假钞等的机器设备、毒品或者管制刀具等,如果处理不当,极易诱发一些新的犯罪,影响社会秩序的稳定。

(四)是一定程度上减少犯罪对社会资源消耗的手段

一次犯罪,对社会资源的消耗成本是极大的,不仅仅体现在对被害人的财产权益的侵害上,还体现为对国家司法资源的消耗等方面。将被害人的合法财产予以返还、将没收的财物上缴国库,就某种程度而言,是在对消耗的社会资源的弥补,将这种资源消耗度降到最低。对于涉案财物,如果判了而不能有效执行,那对于消耗的社会资源就相当于在做无用功,不仅起不到涉案财物处理机制设立的目的初衷,而且还会造成新的社会资源的消耗。

四、完善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几点建议

法律具有滞后性,一项新的法律制度诞生往往总是来自现实需要的推动。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新型科学技术手段的日益更新,各种新类型的犯罪手段和方式也在不断涌现,传统理论已滞后于现代社会的需要,亟需完善涉案财物处理机制新的理论。

(一)明确对涉案财物处理的执行主体和执行程序启动主体

执行主体不明,导致的后果即是互相推诿扯皮,当事人遭遇“踢皮球”,严重有损国家司法机关的威严形象,降低法律公信力。针对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涉案财物处理规定,应在刑诉法中对执行主体进行进一步明确。如对于涉案赃款、赃物等的追缴由哪个机关执行的问题,要从有利于涉案财物的追缴、追缴时间等方面考虑来具体确定执行主体。

在涉案财物继续追缴或责令退赔被害人等裁判结果中,究竟是以国家公权力为主导主动启动执行程序,主动追缴、责令退赔,还是赋予被害人申请权,由被害人向负责执行的机关申请执行。笔者认为,应当以国家公权力为主导主动启动执行程序,在案件生效后的一定期限内,法院将生效的裁判文书移送具有执行权力的机关部门执行,执行程序立即启动,同时赋予被害人申请权,如果案件承办人超期移送或者不移送案件执行,要追究相应的责任。

(二)明确对涉案财物处理的执行期限

没有期限限制的规定相当于没有规定,没有紧迫感和责任感。在涉案财物处理机制的完善方面,必须对具体的执行期限进行规定。对于扣押在案的财物应在判决生效后的一定期限内及时按照生效裁判文书确定的处理方式依法进行处理,确保案件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对于没有扣押而需要继续追缴、责令退赔的财物,确定一个期间为最佳追缴期间。对于不能及时追缴到位的涉案财物,也不能总在执行案件系统中形成长期未结案,而是可以仿效民事执行程序中,采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进行处理。而对于责令退赔的判决,可以仿效民事执行程序的方式将犯罪分子列为被执行人进行执行立案。

(三)完善对涉案财物处理的裁判和执行方式

在有多个裁判方式可选择而无具体明确的规定时,会造成裁判方式的随意性和混乱性,因此应建立和完善有关立法和司法解释,对刑法第六十四条中关于继续追缴和责令退赔的情形作出具体规定,避免出现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同时也给判决后的执行工作带来方便。

对于扣押在案的涉案财物处理,判决生效后应立即按照法律规定上缴国库,但是对于不易折价的财物,应当建立完善拍卖变价机制,应当在案件生效后的执行期限内,从成本与收益对比的出发点考虑,按照规定来选择最佳的变价方式进行处理,上缴国库。

(四)建立与涉案财物保管部门、国库的执行对接机制

没有有序的执行对接机制,各个机关各行其是,会造成工作效率低下、执行混乱等后果。不能让“上缴国库”成为裁判文书上的空话。必须建立与涉案财物保管部门、国库的执行对接机制,不让财物在保管部门“销声匿迹”,也不让财物在案件承办机关“有影无踪”,在此机制内,案件承办机关必须加强与财物保管部门的对接,在执行完毕后,执行部门必须及时与国库对接,完成上缴。

(五)保障公众知情权,鼓励社会监督,同时加强各个办案机关之间的监督制约、健全责任追究机制

没有监督制约的权力是可怕的,办案机关应将有关财物处理工作情况定期向社会公开,保障社会公众的知情权,鼓励公众监督,让涉案财物处理工作在阳光下进行,提升法律公信力。

对于办理案件的各个机关之间,应当对涉案财物处理工作加强相互监督制约。办案机关在收到移送过来涉案财物及有关线索时,应当及时进行检查核对,发现不合格的立即要求补正完善。检察机关应当对涉案财物处理的执行程序加强法律监督,上级政法机关发现下级政法机关涉案财物处理工作确有错误的,应当依照法定程序要求限期纠正。同时健全责任追究机制,对于违法、违规处理涉案财物的人员和机关,予以追究责任;构成犯罪或者导致国家赔偿的,依法进行处理。

结束语

涉案财物处理制度作为一种传统的刑事处罚形态,具有独特的理论内涵和适用规则。但不可否认的是,涉案财物处理制度仍然较为稚嫩,理论基础和立法规定的模糊宽泛,加剧了司法适用的随意性和无序性。因此在刑事审判实践中,应当准确把握这一制度的价值取向并贯穿于对于性质定位、适用范围以及适用规则等本质和内涵的理解和适用过程中,妥善解决司法适用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达到惩罚犯罪、维护社会秩序、有效化解和预防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目的,真正实现创设这一制度的初衷。



【上一篇】  涉农村土地产权诉讼相关问题研究
【下一篇】  非婚同居当事人财产关系浅论